全国服务热线 :13500273955
行業新聞

九五至尊vi95990066

2019-6-24 12:33:04

640.webp.jpg

本文作者|黃少車(展辰家營服務中心總經理)


對一個行業的發展進行思考,這是大而極難的問題,因爲不但要切中時勢,還要能突破一點時間的限制。我經常被問及類似的問題,其實我從來也沒有什麽確切的看法,無非有自己的視角,並且不擔心基于這個視角的想法是否高明或愚蠢,就全當是引玉。當然,在事實尚未明了之前,我也會堅持我的一些所謂的觀點,實話實說即便如此也很難。我們現在並不具有預測的能力,加之市場那無形之手,仍然是無序大于有序。但是從發展的角度而言我們又不得不去挑戰預測,幸好發展是個宏觀的概念,因爲我們只能從宏觀的角度去分析這類大問題。


經過30年的發展,廣東木器塗料行業已經建立了一定的自信,並且仍充滿著活力。套用一句俗話,未來的路必然是既光明也崎岖。但既然說到再出發,就已經表明今時之內外環境早非昔比,整個行業將面臨著更多更大的來自內外兩方面的新挑戰。


一是在發展觀念與意識形態層面要徹底的跳出本地本土區域思維。


在過去的30年裏,我們的行業景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賦予了我們更高更寬的視野、更大更廣的格局。當從行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待自身的發展時,我們開始將行業視爲一個整體,看到了緊密聯系和統一。


從區域角度來看,廣東木器塗料過去30年的發展大致可以分爲前後兩個階段,一是以順德爲核心的階段,二是由順德擴散到整個廣東的階段。實事求是的說,廣東階段也可以宣告已基本結束。因此,廣東木器塗料行業要繼續發展,需要進一步打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小富即安觀念,仍然需要進一步順應市場化趨勢,跳出本地本土思維,走出廣東,全方位的放眼全國、亞太及全球。至于過去的山山水水和所謂的經驗與模式,對于接下來的發展會不會造成不利影響,形成局限甚至于桎梏,這個智者見智。不管怎麽說,從社會發展史來看,沒有否定就不會有真正的進步。行業要發展要進步,雖然需要一些傳承,但是更爲重要的是需要一些否定。否定需要的是勇氣,而不僅僅只是妥協和包容。


隨著中國對外開放及經濟全球化的發展,外資企業已經在中國木器塗料行業跑馬圈地。“一帶一路”給越來越多的廣東木器塗料企業實踐“立足國內,走向世界”的發展戰略帶來了諸多機遇。廣東木器塗料行業應當充分借此機遇,徹底突破區域思維,多與國際同行接觸,以清晰地找准行業在全球的定位,促使行業發展邁上新的台階。


二是要清醒的認識到過去的發展更多依靠的是機會和機遇,但是從現在開始,發展將更多的依賴于我們自身的能力與實力。


过去30年的发展,从市场用户端来看大致经历了概念与急功近利的零售C端机会市场和强调先发与体系建设的工厂B端机遇市场两个阶段,机会与机遇自然是不同的,当然这也是与从区域角度出发的两个发展阶段相对应的。很明显过去的这个行业发展周期(我们将过去30年的C端机会和B 端机遇两个阶段合并为一个周期来看待)的抛物线己经走到了顶点,无论C端机会还是B端机遇市场,都已经完全进入集中竞争、产品转型、存量细分的相对饱和发展阶段,这已经成为无需再列举任何数据来说明的行业共识。就是说新的阶段或周期已经从现有存量中开始,我们已经再出发,并且再也不是白纸一张。


因此,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再也不會是一派野蠻生長與無序競爭的所謂繁榮景象,而必將是越來越市場化全球化的集中競爭形態。這種更爲複雜而多變的新形態,將對我們的能力和實力進行充分的檢驗。新的機會與機遇究竟在哪裏?行業和産品業務的概念能否進行有效延展和重新定義?我們能夠給行業和企業賦予怎樣的新能力?能夠給用戶創造怎樣的新價值?我們究竟應該構建怎樣的能力以及如何去構建?等等。這些較大的問題對于我們的發展而言,開始變得揮之不去無法回避,必將伴隨著我們一段時間——想不想是一回事,想不想的清楚以及能否去推動落實又是另一回事。據此,我們可以說真正的考驗己經到來,行業所需要的偉大再也不是顯得偉大。


三是必須對行業已經進入的相對飽和的存量市場形態,也即全新的結構性調整轉變階段進行充分的認識。


一個存量行業要想獲得持續發展,進入下一條向上的抛物線周期,必然要經曆一個結構性轉變的洗禮和蓄力周期。基于存量的結構轉變會促使我們對行業及産品業務進行重新的定義,或者說會因此誕生更具活力的新行業。這就好比我們突破了一個發展的瓶頸,進而重新認識了自己,給自己賦予了更高更新的價值和使命一樣。廣東木器塗料以及下遊木制家具行業的産能過剩己是事實,産業性的結構轉變其實早己開始。現在行業正處于突破這個結構轉變瓶頸的關鍵時期,結構轉變是全面而深入的,是從數量到質量的轉變,或者說是量變到質變的升級,因此涉及到行業發展的需求/用戶、技術/産品、企業戰略/策略等主要要素都將發生重大的變化。


首先從需求/用戶結構上來看,需求將傾向于價值化,即高品質/高效率、環境化、個性化/方案化;用戶則將傾向于優質化,即規範化、規模化、細分專業化以及新興領域領先者。


其次是從基于上述需求/用戶結構的技術/産品結構上來看,技術上能否進行理論突破不敢說,新材料、新工藝的推廣應用則自然不用多說,除此之外我認爲基于整體塗裝的集成技術將成爲一個重要方向,並且這有可能成爲涉及行業未來如何重新定義,可以發展到多大(比如是被其他行業集成而縮小成一個品類,還是主動去集成其他行業而延展出一個全新的産業),以及在整個産業鏈中的價值體現(對應著居于何等地位和話語權)的大問題。因此就技術的轉變而言,在保持傳統的點思維的前提下,務必增加線和面的平台化思維,並且傳統的點思維需要進一步聚焦,而線和面的平台化思維對于行業的發展將變得越來越重要。從産品轉變的角度來看,顯然環保性並非最主要的特點,而是已經成爲具有一票否決制的基本特點。基于環保性這個基本前提,我認爲高性能/高效率、服務化/方案化的特點才是更爲重要的。尤其在實體産品同質化進一步加劇的趨勢下,服務能力將成爲産品業務和企業競爭力提升的一個主要方向。我相信行業未來將不僅僅進行實物産品的銷售,更重要的是將通過服務來輸出價值,來創造客戶。未來的産品形態必然會升級爲産品加服務的解決方案,這已經在行業領先者層面形成共識,並已積極付諸推廣實踐。


接下來是基于上述兩方面結構的企業戰略與策略結構變化,我認爲行業當前的綜合型、主導型、專業型和小型的四類企業結構形態不會長期存在,這個結構形態將逐步向主導型和專業型這兩類靠攏(具體原因限于篇幅不在此細說),因此本土企業對于推動行業發展的主導性地位將進一步增強。不過就競爭的角度而言,雖然領先企業與競爭格局已經明朗,但是一方面手段和方式將越來越豐富和多元,另一方面競爭的層級也將從價格上升到價值、從戰術策略上升到整體戰略、從智慧上升到資本,以及從行業上升到産業。我不否認價格競爭的長期存在,但包括價格在內的價值競爭才是主流和正道;我也不否認戰術策略的重要,但它們都將必然服務于戰略的需要,必然成爲構成整個戰略體系的一部分;我更不否認智慧的創造力,但就純粹的商業競爭角度而言,智慧在資本面前仍然會顯得蒼白;我自然不能否認行業內競爭的長期性、激烈性和風險性,但是我們同時也要看到,隨著上下遊行業的越來越集中,這對于行業在整個産業鏈當中的地位和市場話語權也將形成越來越大的影響。


總體而言,我認爲行業的結構性轉變首先是以或細分或拓展或外部打破的方式將原有的結構打散,變得更爲豐富或者也可以叫更爲複雜;其次再是對這或豐富或複雜的整體以及各個部分進行不斷的聯系、整合和統一,最終構建出一個相對穩定與有序發展的新結構。這個時期對于企業的發展來說是非常關鍵的時刻,必須要思考如何承受或者化解這個立體散合的過程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與壓力,其中尤其技術與産品創新將成爲轉變的主要驅動力,雖然現實的情況是我們的研發思維和體系建設相對滯後,配套也還不夠完善。在經曆這一立體散合過程之後,我樂觀的認爲行業的集中度將得到極大提升,發展模式也將實現升級,並將進入一個新的增長抛物線周期,只是新的拋物線不會有前一條抛物線那麽陡峭,更可能是緩緩向上的形態。


四是要靜下心來重新思考行業和企業的價值,通俗的說就是要進一步思考做企業究竟是爲了什麽。


人最大的無知,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由于初心和發展過程當中所經曆的重重困難,導致我們的企業負責人大多都是有點過于自信和容易自慰的。只不過由于行業企業基本上都是民企的底子,企業自然更容易發展成爲一個多重利益的主體。其實這對于企業的長期發展來說是個比較利好的結構,但是很多負責人未必能深刻地認識到這個道理,未必能把握和處理好這個多重利益主體的持續發展問題。這自然涉及到對于過去與未來、集體與個人、傳統與創新以及內外關系之間的度的把握,因此我們的企業在展現其價值的同時,其實更是在對負責人的內心進行著不斷的拷問。這讓我想起陳會長在談及企業與社會的關系時曾說的話:“不管怎麽說,我們在發展過程中是對環境造成了傷害的,我們也都有過不夠規範的年代,因此我們要還債,要感恩,要對社會更有責任和擔當。”


我由衷地希望我們能真正認識到企業的價值並不在于現在,更不是過去,而是未來。這不是說不承認過去和現在的價值,而是更要能接受過去和現在的不足,真正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立足于過去與現在——以未來的視角,更好的面向未來,因爲我們只有面向未來這一條出路。我由衷地希望我們的企業負責人在對待行業和企業持續發展的問題上,能夠盡可能的放下一些個人利欲,尤其不要將企業視爲方法、工具或手段,而是要視爲自己無法比擬的、可以真正實現可持續乃至永續傳承的生命集合。


難聽的話往往更真,檢驗真假的標准除了實踐,還有時間。從做企業的角度而言,總會有不少現實的發展問題擺在眼前,急需我們去進行思考,並勇敢面對,因此還是要少搞一點其樂融融,少玩一點和顔悅色的好。企業的存在自然是爲了促進人們能夠生活的更幸福,正因此也必然需要我們這些負責人去付出更艱難困苦的代價。我們要認識到任何事物都是從最高點開始下落的,要認識到企業家就是個天底下最苦的差事,還要認識到人類之所以不斷進步,是因爲下一代總不容易受上一代的控制,下一代的需求必然發生變化。因此作爲企業的負責人,你務必時刻保持危機感,你可能要把幾乎全部的時間都奉獻出去,你還必須要首先考慮利他,然後才有可能在那偶爾的片刻閑暇裏獲得自我——當然這種自我是非常人可以企及和感受得到的,可能就是最高級的自我實現之顛峰體檢吧。


我相信行業裏那些優秀的企業以及優秀的負責人,相信他們都具有從現實出發進行反思、規劃、提升以及統一(非一統)的能力;相信他們都能夠從需求與用戶出發,導出技術與産品,然後制訂出戰略和行動計劃,並積極參與競爭;相信他們能夠進一步表現出創造力、勇氣和領導力,迎接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挑戰——不是僅僅出于自身利益,而是出于推動整個行業發展的共同利益。


總的來說,我們正在不斷接近一些有關行業發展大問題的答案,但我們還沒有到達那裏。我認爲主要還是欠缺思想的緣故,表現在行業和企業的發展上就是缺乏戰略意識——出于職業人的立場和負責任的態度,我覺得自己不得不說出來,雖然這樣的要求對于我們所處的市場化初期的大環境和尚未到而立之年的企業來說,確實有點要求太高。也正因此,我必須要向廣東省塗料行業協會致以崇高的敬意,因爲他們定位了“再出發”這個主題。一個再字,真的很到位,不但切合實際,更是對整個行業發展的最有力之提醒。


最後,我堅定的認爲,無論我們怎樣個“再出發”法,那種迎難而上艱苦創業的精神,那種敢破敢幹的勇氣,那種實幹能幹的作風,以及那種對創新的追求和對社會的責任,終歸是我們必須要去堅守的。


?广东花果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大良延年路雅居乐都荟广场       
技術支持:艾迪品牌策劃